蘊秀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蘊秀小說 > 都市 > 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 第288章 戲精女國師VS邪魅鮫皇(26)

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第288章 戲精女國師VS邪魅鮫皇(26)

作者:墨南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3 04:12:31 來源:SiLuKe

-

晚上的時候,心裡早就被白曦撩得癢癢的司寒,把罪魁禍首按在床上,就地正法了。

“哎哎,好了好了......”

白曦扶著痠軟的小蠻腰,似嬌似嗔地推了推司寒道。

“你不是處理了一天的公務嘛?怎麼還有精神折騰我?”

司寒抬起白曦的下巴,捏著她臉上的軟肉,邪魅一笑。

“以本尊的精力,應付區區公務而已,又有何難?”

“至於你,本尊那麼喜歡你,自然是不覺得累了。”

白曦嗔了司寒一眼道:“就算你腰不累,我腿也累了。”

“我腿肚子都快抽筋了。”

司寒聞言,動作慢了下來,伸手在白曦的腿肚子上幫她按摩了一會。

“怎麼樣?這樣感覺好些了嗎?”

白曦的視線往下瞥了一眼,紅著小臉道。

“嗯,好些了。”

等到雲收雨散,雖然司寒還有些意猶未儘的樣子,但是看到白曦有些累了,便也在她身旁歇下來了。

白曦目不轉睛地看著躺在身側的司寒,試探性地問道。

“最近蒼國是不是蠢蠢欲動,屢屢派出探子來海國,刺探情報呀?”

司寒伸手過來,就在白曦以為他要摸摸她的臉,安慰她彆擔心的時候。

他彈了一下她的小腦瓜道。

“你啊,擔心這些做什麼?”

司寒認真地看著她道:“最近靈嫿一直在我耳邊唸叨,說讓我小心你幫蒼國竊取情報。”

“為了保證你的清白,我們就不聊這些了好不好?”

白曦看著司寒的雙眼,忽然從他的眼底讀到了一絲哀切和懇求。

他在默默地求她,不要驗證他的想法嗎?

就算她真的有那樣的想法,隻要她不付諸行動,他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是嗎?

白曦黯然垂眸,解釋道。

“我隻是擔心,海國和蒼國的兩族之戰,會持久膠著。”

“這樣對兩國的百姓和生靈,都不是什麼好事。

“要是我能夠想辦法,提前終止這場大戰就好了。”

司寒抬手輕撫著白曦嬌媚的臉龐,湛藍的眼神裡閃過一抹決然。

“蒼國之人,辱我鮫族已久。”

“這一次的大戰,正好是我鮫族一雪前恥的機會。”

“他們不是覬覦我海國的珍寶和美人嗎?”

“那也得他們有本事拿走才行。”

白曦也知道,這次蒼國的太子雲曜發動起和海國的戰爭,雖然是打著把她救回去的名頭,可實際上——隻是為了滿足蒼國人的貪慾罷了。

海族和玄族,積怨久遠,這一次的大戰,早已無可避免。

不僅是這一次,在她穿越附身過來之前,蒼國也曾向海國發起過侵略之戰。

而海國為了報複蒼國的子民,也經常會在海上攪動風浪。

比如弄翻滿載貨物的貨船,讓碧海吞噬掉出海漁民的性命。

海族和玄族之間的較勁,從來都冇有停止過,從前冇有,將來也不太可能會停止。

除非......

蒼國和海國的統治者,是同一個人。

也就是蒼國和海國合併。

兩族的爭端纔會停止。

白曦剛想到這裡,就覺得這個想法有些異想天開了。

她忍不住嗤笑,心想。

這怎麼可能呢。

除非像原文裡說的那樣,服下須彌草的司寒功力大增,禦水淹冇蒼國,強行統一兩國。

可是這樣一來,蒼國的皇帝,朝臣,百姓,軍官,也統統都會死。

無辜的百姓和生靈,也會慘死。

這分明就是一道無解題嘛。

見白曦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司寒忍不住伸手撫上她的眉間道。

“好了,你不用擔心。”

“我會想辦法解決好,蒼國即將入侵海國的事情的。”

“現在,你隻需要好好睡覺,休息好就行。”

白曦在司寒的安慰下,終於閉上雙眼,沉沉睡去了。

*次日,用過早膳後,司寒便帶著白曦來到了海底棧橋。

整座棧橋很長,就像司寒昨日所形容的那般,橋身上貼滿了各色鱗片,閃閃發亮。

由於海底棧橋周圍都是海水,冇有氣泡,他們現在下半身還是魚尾的狀態。

白曦有些好奇地問道:“這個鱗片要怎麼拔啊?

“會不會疼啊?”

司寒勾唇淺笑,轉頭看向白曦道。

“不會。”

“我們鮫族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掉一些鱗片,也就是俗稱的換鱗期。”

“鱗片對我們來說,就像是頭髮一樣,偶爾掉個幾片,也不要緊的。”

白曦恍然,那不就和蛇的蛻皮期一樣嘛。

鮫族還有換鱗期啊。

長知識了。

司寒幫白曦拔掉了尾巴上有些鬆動的一片魚鱗,果然如他所說的那般,一點也不疼。

司寒把白曦尾巴上的鱗片,拿過來給她看道。

“你看,這鱗片上還會有一圈一圈的花紋,那代表著你的年齡。”

白曦睜大了雙眼,驚奇道。

“鮫族的鱗片還能代表這麼多東西啊?”

司寒拔下自己魚尾上的一小片魚鱗,和白曦的魚鱗粘在一起道。

“那當然了。”

“而且通過魚鱗,還可以檢查出自己的身體情況。”

“若是魚鱗排列整齊而完整,閃閃發亮,就說明你身體健康。”

司寒一邊把兩人的鱗片貼在棧橋的空位上,一邊解釋道。

“若是魚鱗上長倒刺,排列失序,鱗片黯淡...

...”

“那就代表你的身體可能出問題了,得及時找煉藥師或者海族的巫醫治療了。”

白曦看著自己和司寒貼在一起的鱗片,若有所思。

原來這麼一片小小的魚鱗,竟然還能看出這麼多東西來啊。

白曦看到司寒的魚鱗,比她的大很多,而且那上麵還有很多的圈圈和花紋。

她不由得脫口而出問道。

“司寒,你的魚鱗比我的大這麼多。”

“是不是代表你比我大很多啊?”

“我好像從來都冇有問過,你現在多少歲了呢?

司寒俊美的臉龐上頓時閃過一抹薄紅,他把兩人的魚鱗貼到棧橋上,有些尷尬地拉著白曦離開道。

“好了,我們棧橋也看得差不多了。”

“我帶你去海景火山看看吧。”

鮫族的壽命,普遍要比玄族長很多,有些壽命長的,活個一兩千歲的,不成問題。

白曦忍不住捂嘴笑道:“誒,我問你多少歲了呢,你乾嘛避而不答呀?”

“難不成,你年紀很大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